星期五, 2019 年 09 月 20 日

午夜区 : 分手之后

分手之后

雅加达 ,NETRALNEWS.COM - 大家好!....你准备好离开你的世界了吗?

准备进入神秘、惊险和怪异的世界。。

午夜区欢迎你。。。。

丁伟是南方人,父母原先只是农民,80年代下海经商,从摆地摊开始,慢慢在一个大型批发市场拥有了一席之地。

    后来转行做客运,跑长途,因为经常不在家,所以把丁伟交给了爷爷照顾。

    出于对丁伟的歉意,他们选择了用钱来弥补丁伟所缺失的父母之爱。也正因为如此,丁伟从小花钱就大手大脚,对待朋友特别慷慨。

    他有一个女朋友,叫吴菲,两人从高二那年就开始谈恋爱,后来考上同一所北方大学,简直羡煞旁人。

    到了大学,就像进了万花筒中,新鲜的、艳丽的事物接踵而来。

    这不,丁伟很快就迷上了比他高一届的美女吴崇瑶。吴崇瑶算不上校花,但却属于那种让花心的男生看了会为之神魂颠倒的类型。

    所以,他背着吴菲,对吴崇瑶展开了追求。经过一个月的努力,吴崇瑶答应了他,做他的女朋友。

    这个时候,他找到吴菲,提出了分手。

    听到这个消息,吴菲如闻惊雷,她怔了很久才缓过神儿来了,然后噙着泪,缓缓说道:“我们从高二谈到现在,快四年了,你就这么狠心?”

    丁伟也不知道说什么,就点了点头。

    “你难道忘记了,高三那年填志愿的时候,我是因为你才写了这所学校?”

    丁伟继续点头。

    “好,既然你这么狠,就别怪我。我跟了你这些年,你要赔偿我!”

    “赔偿?”

    “对!青春损失费,精神损失费,我要一万块钱!”

    “一万块?你抢劫吧!”丁伟怒发冲冠,“那我可以找你要青春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,那样的话,我们就相抵了。再见。”

    说着,他转身要走。

    吴菲一把拽住他:“你要是不给我,我就到处去说你的坏话,还有你的丑事,我都给你捅出来。”

    “你……”丁伟看着她,仿佛不认识了似的,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    “是你逼的。记住一万块钱,不给我,有你好受的。你知道女人的嘴会碎到什么程度!”说着,吴菲扬长而去。

    丁伟在原地怔了一会儿,继而拨出了父母的电话,但都关机了。

    于是,他打给了乡下的爷爷,先随口问了句父母关机是怎么回事,他爷爷也不知道,猜想可能手机没电了。然后,丁伟立即说到正题上,找他爷爷要一万块钱。

    “一万块?!”丁伟每个月的生活费大概两千,爷爷自然惊讶,“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

    丁伟撒了个谎,说:“我准备备考司法考试了,就是考过之后就能去当律师法官的那玩意儿,要上补习班,还要买资料,缴各种费用等等,大概要这么多钱吧。”

    没想到爷爷并不领情:“我没有这么多钱,你去找你爸妈要吧。”

    丁伟有些不耐烦了:“他们的电话打不通,要不你先帮我去借一点儿,回头叫我妈还给你。”

    “找不到。”

    丁伟气得差点儿砸手机。

    从小到大,钱对他来说都是呼之即来的东西,他还从没为此碰过钉子。可转念一想,爷爷从小就疼爱自己,恨不得把身上的肉都割来给自己吃,今天怎么会如此决绝地拒绝自己呢?

    丁伟不知道如果不支付一万块钱,吴菲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。

    但就是因为不知道,才觉得可怕。

    所以,在爷爷这块儿碰到钉子之后,他想到了同宿舍的好友张建。

    张建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所以家境属于不好也不坏那种,而丁伟动不动就会请他吃吃饭、喝喝水,所以两人的关系还不错。

    回宿舍的时候,张建正在电脑上看新闻视频,似乎是某个高速车祸现场,场面极其惨烈。见丁伟回来,张建快速关了网页,朝他抬了抬下巴:“怎么样?”

    丁伟事先向他透露了要跟吴菲分手的事:“她找我要一万块钱的分手费。”

    “一万块钱对你来说不是毛毛雨吗?”

    “是呀。但我爸妈的手机关机了,我爷爷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,就是不肯给钱。所以,我想先向你借点儿,回头就还你。”这是他第一次借钱,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  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情况,怎么可能有一万块钱?”

    “能不能帮我借点?”

    张建摇摇头,说:“我的朋友里有钱的人就只有你一个。再说了,哪个学生身上会揣一万块钱呀?就算人家有,肯定不会借给我。”

    丁伟叹了一口气:“这下可怎么办?不给她钱,谁知道她会说些什么。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她是这种人呢?”

    “我倒有个办法,不过有点吃苦。”

    丁伟眼前一亮:“说说看!”

    “我最近看到一条新闻,一个摆地摊的人一个晚上能赚几百上千块。要是你也去摆,十天半个月就能赚一万块钱给吴菲了。”

    丁伟看看窗外,下意识地搓了搓手,说:“这都十月底了,晚上的温度都到零下了,去摆地摊岂不是要冻死人?”

    “哪有舒服就能赚到钱的。”张建说,“本来我都已经选好地点和要卖的货物了,如果你想干,看在朋友的份儿上,就由你出资,我出力,赚的钱都归你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   “好!”丁伟满口应下,“卖什么玩意儿?”

    “就卖一种烤火架。这玩意儿只有咱们南方才有,最早是从湖南兴起的。”

    张建说,“架子是由木条搭起来的,四周可以放脚进去,里面和下面是空的,用来放电热炉,上面则是九宫格或者十六宫格的盖子,也是木条做成的,这样方便热量传出来。有一个跟这个烤火架合身合体的被子,可以保存住热量。”

    丁伟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了,问:“北方不是都有暖气吗,还用这个干什么?”

    “暖气有点贵。还有,在一些五金建材之类的大商场,暖气供应远远不够,有了这个,方便又实用。还有些小门店、不富裕的家庭,舍不得用暖气,也可以用这个。”

    “对呦!”丁伟一拍巴掌,“那你说的地点……”

    “其实不固定。”张建说,“还记得我前不久兼职了一个发传单的业务吗?整座城市我都去过了,所以,我知道哪些地方需要这个烤火架,哪些地方不需要。”

    “那就好,咱们干吧!”丁伟激动得捋起了袖子。

    “这个在网上的价格有点贵。两百多块,还不包括被子。”张建说,“我们那边连被子也就一百七八的样子。不过,前期就从网上订购,如果销量好,我们再找厂子来批量生产。到时候,我们只用坐在家里,哦不,是坐在宿舍里数钱了,哈哈!”


最新

过去农民见到就砍的野草

央行将再次下调基准利率至5.25%

今天雅加达将是晴天多云

导火索竟然是在膝盖上

寂寞最终成为痴呆症的诱因

Instagram模特在豪华游轮上丧生

PRNEWSWIRE

保持链接

粉丝页面
关注

专业民意

没有香烟,没有运动吗?

香港工商界呼吁紧抓“一带一路”

天奈科技披露发行价